傲骨献龙颜

今夕明朝十四年,似痴若狂小半生

镜子的对面〈A面〉(3)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大概说的就是张继科和马龙现在这种情况吧——两人面面相觑着,谁也不知对方在想些什么。马龙看着张继科这么直直地看自己,眼中还泛滥着自己没有见过的情绪,张继科不知为什么口齿动了动,但马龙没看真切,便问张继科说了些什么,张继科的眼神却更为深沉了,马龙读不懂了,感觉背后既冒有一层薄汗,便开了口:“继科儿啊,你是不是肚子饿了,眼神好奇怪呀……”还没说完,安静的空气中突然颤抖着腹鸣声,“你果然……”“别说了,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给张某一个面子。”“好……那我去给你找点吃的来。”马龙随后便朝房间外走了,张继科看着马龙走了以后,突然给了自个儿一耳光,自己到底……到底在干什么!以前我和龙都不是这样的!都是……都是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左右了自己。他撑在洗漱盆的两侧,低着头看着那个黑黑的下水孔,他随后把水龙头打开了,看着水流形成了漩涡,他不经又开始了迷茫,明明自己很期待和那个人相见,但却没想到居然就是暮暮朝朝都与之相伴的马龙。自己在担心什么?在害怕什么?他不知道,他都不敢给马龙坦白,自己是因为什么才会出现在他的镜子的对面,代替了马龙的镜像。他想到这儿,忽又有一丝窃喜……现在,没人能够读懂张继科的表情了,包括他自己。
   同一时间线上,马龙随手把自己的房门关上,顺着房门既摊坐在了地上。为什么……继科儿会突然到了自己房间的镜子里面?为什么继科儿的态度变的很奇怪?为什么……他来到的是我的身边……马龙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子发热,他搓了搓,反而更红了,使它的主人像刚刚哭过似的,眼尾微红。马龙叹了口气,又往了眼房门,好似要把什么看穿,但他又摇了摇头,应该,是看不穿那人的心思吧,如果能看穿,那自己,算了……
   时间过了大约几刻,马龙端着几碟小菜一碗海鲜粥便回来了。张继科盯了盯马龙,拿起了镜子中的饭菜吃了起来,而镜外的饭菜也跟着有所减少。但这样神奇的事好像并不能引起两人的兴趣,平时小话不断的“双子星”居然在独处之时相顾无言。空气流动着尴尬的气氛,但却又有丝悸动。张继科没过多久便把饭菜吃了干净,马龙收拾了一下,转身准备还盘子,张继科出了声:“马龙。”没有用平时的昵称,马龙握住盘边的手紧了紧,他觉得张继科要更他坦白些什么了,他回过头问:“怎么了?”
    “厕所里好冷啊,晚上我咋睡觉啊?
    “你有病吗?张继科同志。”
    “你如果不找点什么给我盖上可能我就真有病了。”
    “我只有一床被单。”
    “没事。”张继科俯下身用左手肘撑着脸仰视着马龙,“咱们可以……”马龙只觉张继科后几个字都被放慢了几倍,“一……起……睡……”
     夜晚拖着她凉薄的婚纱近了,慢慢的走近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