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献龙颜

今夕明朝十四年,似痴若狂小半生

镜子的对面〈A面〉(1)

                                 
     “什么情况!”张继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喊道。张继科不想往常一样醒来,感觉四周很是冰冷,睁眼就发现自个儿居然躺在一个洗漱池上,自己的动作打倒了几个瓶子,还有一瓶不知为何被倒立着,但总体来说布局还算整洁。他默默盘算着应该是许昕方博这两人干的,便捯饬了下自己,向厕所门走去,嘴里还嘟囔着要打死恶作剧自己的人,还没走出门口,却被硬生生给弹回来了,张继科傻眼了,摊坐在瓷砖上,不明情况,他又起身摸了摸看起来空空的门口,既摸出墙的感觉,他便对着门口狠下心抵了抵,居然并没有被甩出去。“空……气墙?!”他发出质疑自己的声音,但现实却确定了他的不肯定。他又看了看四周,发现格局与自己宿舍相同,感觉也是曾经经历过的场景。前前后后他又晃荡了几圈,确定了自己受困的事,他忍不住对着镜子对面的自己吼道:“什么情况!”
       看来这件事要从昨晚说起了,张继科照常在微博上逛了逛,审视一下自己的后宫是否太平,考察一下刘月半有没有又开始怼人了。其中一条引起了他的注目:给你一个接近你所恋者的机会,你愿意不考虑后来的事吗? 张继科脑海忽是闪过了一个逆光的身影,耳边响起了人们的欢呼声,他觉得他看不真切那人,却又甚是熟悉。他不确定,便自顾自的气音笑道:“如果有的话,我大概是愿意的吧……”如果……我能明白自己喜欢的是谁……
       他晃了晃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瞎想什么啊,图增烦恼,算了,早点睡,免得没睡醒又被刘歪脖怼,随后便把手机充起了电,转头就睡了。迷迷糊糊间,他好像听到了什么……
“是这个笨蛋向我们许愿?”
“科科虎,这么这样说别人啊,虽然没了我们他就要注孤生了。”
“谁要他在别人亲热的时候瞎许愿啊!我还没抱够我们龙龙呢~”
“哎呀,你在这耍什么流氓啊,早点把他的事办了吧。”
“那……那就让他吃点苦头好了!”
“行,但不要太过了哦……”
      张继科回忆至此,抱住头郁闷着,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啊,自己是被什么巴拉拉小魔仙使了魔法吗?等等,注孤生?他想起回忆中的对话里的词汇,又糊里糊涂地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条微博。他觉得自己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他忽然有些紧张,有些心动,不知下一秒的自己会发生什么,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开始期待着什么,直到那个声音出现在他有些嗡嗡的耳边……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