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献龙颜

今夕明朝十四年,似痴若狂小半生

发现了一家t恤定制店,质量超好,等吃土结束后,再做一件帝国狂飙龙好了😂😂😂

镜子的对面〈A面〉(完结)

   马龙的心脏好似被一只手紧紧的挤压了一下,他不由的抬头看着张继科,张继科嘴角左侧微翘,那双眼却让你留了意——眼角上翘,自带风情 眼眶微红,总让人以为他没有睡醒,那抹红就如樱花瓣的根部同样艳丽,真真是好看,这让马龙想到了一个词:恃美行凶……马龙又是一惊,自个儿是怎么了?那有一个大男人夸另一个男人好看的!乱了乱了,自己什么的,全乱了!他心不由口到:“两大男人睡在厕所里不是招人笑话嘛?我把你的被子拿来好吧。”
却见张继科瞳色暗了暗,嘴角笑意反而更为浓厚了:“你是想把我的身体冻坏吗?别人还没出去……”
   “心先冻死了。”
   “张!继!科!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从你在镜子的对面以后,你就一直阴阳怪气的,我不懂,我不懂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之前不是这样的啊!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马龙精神终于被崩断了一样,嘶吼着他的不满,他的心慌,他的无助——明明才几个眼神,几个字眼,张继科就把自己弄得一团糟。“你的奇怪也让我变得奇怪了!你是仗着我在意你来戏弄我吗!笨蛋,笨蛋,你是笨蛋啊,张继科啊!”马龙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就像他两小时候比赛时自己输了那样哭的无助。
    张继科有了想从镜子里冲出来的冲动,他想像小时候一样拍拍马龙的肩头,然后默默的陪他一起哭完。但他不能,至少现在不能,他被困在这四四方方的小镜子中了,马龙的哭泣声让张继科那晦涩的情感膨胀了起来——他要抱住那个男人,无关对错,无论伦理。张继科小小的退了几步,突然冲向镜子前,巨大的撞击声惊到了马龙,马龙对着他大吼着:“你疯了吗?你也不怕你自己受伤啊!”
     “可是老子更关心的是TM在哭啊!”张继科也从马龙吼道,直把马龙吼住了,使其一动不动愣在那里。张继科略显哀伤的注视着马龙:“我现在在镜子里面的原因都是因为你,我当时就不该瞎许什么捞子的愿,我变得忽疯忽魔不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终于发现了,我真正喜欢……”他顿了顿,又轻轻的吸了口气:“马龙,你能放弃一个‘兄弟’的张继科,来接受一个对你带着不伦爱意的张继科吗?”
    “我TM是男人!”我们的结合注定被世人唾弃,“但我TM还是喜欢你!从一个连自己都未曾留意的地方,我居然就把心掏给你了。”我日天日地,只愿为你挡住那些流言蜚语,张继科双手撑住了镜面,马龙看见了张继科的掌印,清清楚楚的,因为手上有汗,所以和镜面贴合的更为紧密,马龙没再说什么,他就那样安静的像人偶一般看着张继科乞声:“马龙,你认真地看看我吧,我很痛苦啊,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我的对面能够站着什么人了。”马龙接了话:“你为什么愿意带我去荒岛?”
    张继科愣住了,他开始了回忆,随后他想起是有个记者采访他,他虽然在玩手机,眼中的画面却一下子定格在马龙的笑颜上,他那时只是以为只是对马龙有着依赖感,真没想到是因为爱上了自个儿的好兄弟,好对手。张继科觉得,他不愿放手了:“别说是愿意。”他直定定看着马龙的眼睛,“现在就是用绑的,我也要把你和我绑在一起,随着海波漂到一个荒岛上,一辈子,只有我们,都在那个孤岛上,即使成了骨,化成灰……我都要和你纠缠在一起。马龙,这世界上,你说说,没人能比我更适合站在你身旁,包括情人这个位置,我,不接受反对意见。”
    马龙笑了,是轻轻的,像是松了口气的那样,说:“我以为……你将永远站在那我触及不到的逆光里,如果可以……”马龙的双掌覆上了张继科的,张继科感觉镜子的对面隐隐有热度穿递了过来,而他听见马龙说:“请把我的人绑走吧,到远远的荒岛上,不要忘掉我的心,不要嫌它太重,因为它早就满满的装的是你了,你的笑容,你的疼痛,我们的共处的点滴,我都放在里面,没有忘记,不想忘记。”
    他们两忽相视而笑,把额头抵在镜子上,好像证明着两人的心意终于相通,张继科先吻上了镜面,嗯,真傻。马龙也笑着吻了上去,张继科感觉两人的呼吸好像在传递热热的气流,他忽然感觉两眼一抹黑,又感觉灵魂好像被抽出了一样……
     等恢复神智时发现自己躺在了马龙的床上,盖的是自己的被子。而马龙握住他的手用担忧的眼神看着他,张继科黑脸一红,虽然马龙还是看不到,马龙,他终于属于我了,我也终于在他的身边找到了归宿降了落,这颗心已经在风中落寞久了,但这快要失去温度了……
    他回握住马龙,示意让他起身,马龙把他拉扯起来,张继科说:“龙儿,带我去照照镜子吧。”马龙脸上一抹红,张继科在才刚刚确定关系就说这么亲密的昵称,羞死人了,但也没有多言语,便扶着张继科去照镜子。厕所里的镜子还是那样,却给两人恍若隔世一般,意义不凡了。镜子很正常的照射出两人依偎的镜像,两人不在独立着,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了,张继科跟马龙说:“马龙,你看看,我们成了一对,镜子里也有了一对,这个世界多了两对鸳鸯呢……”
    “若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我看见,那些过往,那些回忆,在你怀抱里。
    如果能让我实现一个愿望,我将许愿在我的爱人——你的身边,永远的沉沉睡去……

镜子的对面〈A面〉(3)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大概说的就是张继科和马龙现在这种情况吧——两人面面相觑着,谁也不知对方在想些什么。马龙看着张继科这么直直地看自己,眼中还泛滥着自己没有见过的情绪,张继科不知为什么口齿动了动,但马龙没看真切,便问张继科说了些什么,张继科的眼神却更为深沉了,马龙读不懂了,感觉背后既冒有一层薄汗,便开了口:“继科儿啊,你是不是肚子饿了,眼神好奇怪呀……”还没说完,安静的空气中突然颤抖着腹鸣声,“你果然……”“别说了,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给张某一个面子。”“好……那我去给你找点吃的来。”马龙随后便朝房间外走了,张继科看着马龙走了以后,突然给了自个儿一耳光,自己到底……到底在干什么!以前我和龙都不是这样的!都是……都是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左右了自己。他撑在洗漱盆的两侧,低着头看着那个黑黑的下水孔,他随后把水龙头打开了,看着水流形成了漩涡,他不经又开始了迷茫,明明自己很期待和那个人相见,但却没想到居然就是暮暮朝朝都与之相伴的马龙。自己在担心什么?在害怕什么?他不知道,他都不敢给马龙坦白,自己是因为什么才会出现在他的镜子的对面,代替了马龙的镜像。他想到这儿,忽又有一丝窃喜……现在,没人能够读懂张继科的表情了,包括他自己。
   同一时间线上,马龙随手把自己的房门关上,顺着房门既摊坐在了地上。为什么……继科儿会突然到了自己房间的镜子里面?为什么继科儿的态度变的很奇怪?为什么……他来到的是我的身边……马龙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子发热,他搓了搓,反而更红了,使它的主人像刚刚哭过似的,眼尾微红。马龙叹了口气,又往了眼房门,好似要把什么看穿,但他又摇了摇头,应该,是看不穿那人的心思吧,如果能看穿,那自己,算了……
   时间过了大约几刻,马龙端着几碟小菜一碗海鲜粥便回来了。张继科盯了盯马龙,拿起了镜子中的饭菜吃了起来,而镜外的饭菜也跟着有所减少。但这样神奇的事好像并不能引起两人的兴趣,平时小话不断的“双子星”居然在独处之时相顾无言。空气流动着尴尬的气氛,但却又有丝悸动。张继科没过多久便把饭菜吃了干净,马龙收拾了一下,转身准备还盘子,张继科出了声:“马龙。”没有用平时的昵称,马龙握住盘边的手紧了紧,他觉得张继科要更他坦白些什么了,他回过头问:“怎么了?”
    “厕所里好冷啊,晚上我咋睡觉啊?
    “你有病吗?张继科同志。”
    “你如果不找点什么给我盖上可能我就真有病了。”
    “我只有一床被单。”
    “没事。”张继科俯下身用左手肘撑着脸仰视着马龙,“咱们可以……”马龙只觉张继科后几个字都被放慢了几倍,“一……起……睡……”
     夜晚拖着她凉薄的婚纱近了,慢慢的走近了……
  

镜子的对面〈A面〉(2)

    “嗯……”张继科听见一个慵懒的声音从厕所门口传入。应该是刚起床吧,张继科心想,之后又响起了穿拖鞋的踢踏声,那个人应该来了!张继科脑内卷起了粉红风暴,他在那几秒钟的时间想了许多许多的事:刚刚的声音真好听但好像是男的嘿男的又如何只有我喜欢就行等等原来我就是网上出现过的基佬吗哎呀无所谓了我更关心的是那个人是谁,这可比自己当年做数学题的时候脑子转的快多了,但也导致他呆愣愣地站在那里,看起来就跟村里头的二傻子一样。
    随后,我们的张继科同志经历了呆滞到惊愕再到害羞,情绪变化幅度极大,让我们为老张的心脏默哀三秒钟——他,看到了自己的好兄弟……马龙,张继科从呆愣中被吓醒,这也把镜子外面的马龙也吓了个清醒,镜子里面不像往常一样出现自己脸庞,而是出现了继科儿的,是我多想了什么……马龙缓过神来,以为张继科是在跟他恶作剧。啥时候玩这么大了,继科儿又是怎么把我的墙掏空了?他想着,又看了眼表情有些惊恐的张继科,更觉奇怪,便说到:“继科儿,别玩了,快出来了。”说完还准备拍拍张继科表示下次别这么胡闹了,被刘指导抓住了,说不定就跟玘哥一样下乡养猪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一巴掌,直接拍在镜子上……
    咱们在看看张继科同志,看到马龙的那一瞬间他被吓醒了。那个人,居然是自己的好兄弟以及最伟大的对手——马龙,他又想到了那些把他置于此地的奇异事情,不由脸开始通红,他捂住了脸,脸向手穿递这热量,他更不想让马龙看见他的失态。但他没有意识到,他脸黑,马龙看不出他面皮有什么变化。他这样做还让马龙以为他在捂脸偷笑呢。马龙拍了拍镜子的时候,他又想这样不理他是不是有些不妥,抬头看马龙,又感觉到了以前没有的情绪,便强装镇定看向了马龙,他对马龙说:
    “龙队啊。”
    “啊,你是咋把自己关到镜子里的,快出来。”
    “呃,你是否愿意相信,我被困在镜子里了。”
    “……你仿佛在故意逗我笑,又不是科幻片。”
    “我骗你我就真变藏獒。”
    “那看来我不得不信了,那咋办?”
    “外面有什么情况。”
    “有,周雨说你今天睡的特别死,叫都叫不起来,我等会儿还准备叫你去呢……”
    “看来你不必这么麻烦了,我都灵魂出窍到这儿了,嗯……要不你把我的肉身拖过来,给别人说我这几天生病了,你亲自照顾,然后我们再想想其他对策。”
    “不是有队医吗?我们为什么不去跟刘指导说呢?”
    “你这样挑BUG会让作者很苦恼的。”
    “哦……”
   看来,张继科和马龙要开始不一样的同居生活了呢~

镜子的对面〈A面〉(1)

                                 
     “什么情况!”张继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喊道。张继科不想往常一样醒来,感觉四周很是冰冷,睁眼就发现自个儿居然躺在一个洗漱池上,自己的动作打倒了几个瓶子,还有一瓶不知为何被倒立着,但总体来说布局还算整洁。他默默盘算着应该是许昕方博这两人干的,便捯饬了下自己,向厕所门走去,嘴里还嘟囔着要打死恶作剧自己的人,还没走出门口,却被硬生生给弹回来了,张继科傻眼了,摊坐在瓷砖上,不明情况,他又起身摸了摸看起来空空的门口,既摸出墙的感觉,他便对着门口狠下心抵了抵,居然并没有被甩出去。“空……气墙?!”他发出质疑自己的声音,但现实却确定了他的不肯定。他又看了看四周,发现格局与自己宿舍相同,感觉也是曾经经历过的场景。前前后后他又晃荡了几圈,确定了自己受困的事,他忍不住对着镜子对面的自己吼道:“什么情况!”
       看来这件事要从昨晚说起了,张继科照常在微博上逛了逛,审视一下自己的后宫是否太平,考察一下刘月半有没有又开始怼人了。其中一条引起了他的注目:给你一个接近你所恋者的机会,你愿意不考虑后来的事吗? 张继科脑海忽是闪过了一个逆光的身影,耳边响起了人们的欢呼声,他觉得他看不真切那人,却又甚是熟悉。他不确定,便自顾自的气音笑道:“如果有的话,我大概是愿意的吧……”如果……我能明白自己喜欢的是谁……
       他晃了晃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瞎想什么啊,图增烦恼,算了,早点睡,免得没睡醒又被刘歪脖怼,随后便把手机充起了电,转头就睡了。迷迷糊糊间,他好像听到了什么……
“是这个笨蛋向我们许愿?”
“科科虎,这么这样说别人啊,虽然没了我们他就要注孤生了。”
“谁要他在别人亲热的时候瞎许愿啊!我还没抱够我们龙龙呢~”
“哎呀,你在这耍什么流氓啊,早点把他的事办了吧。”
“那……那就让他吃点苦头好了!”
“行,但不要太过了哦……”
      张继科回忆至此,抱住头郁闷着,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啊,自己是被什么巴拉拉小魔仙使了魔法吗?等等,注孤生?他想起回忆中的对话里的词汇,又糊里糊涂地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条微博。他觉得自己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他忽然有些紧张,有些心动,不知下一秒的自己会发生什么,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开始期待着什么,直到那个声音出现在他有些嗡嗡的耳边……
  
  

镜子的对面

  攻或者受的一方不知道为何困在了另一方家中的镜子中,并且只能碰镜子里所反射的物体。所以日常所需都是由镜子外的一方来提供,比如饭菜就需要镜子外一方从现实世界端到镜子前,通过反射给镜子里的一方。然后要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才能使镜子里一方脱困。